社科網首頁|論壇|人文社區|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潘文:歐洲難民的宗教構成*   2017年5月31日 中國宗教學術網

[內容提要]本文從三方面研究歐洲難民的宗教構成。第一,20151-8月間涌入歐洲的難民的主要宗教構成;第二,2014年已被歐盟接收了的難民的主要宗教構成;第三,歐盟的難民政策及其優先考慮接收特定國籍難民折射出的難民的主要宗教構成及特點。研究表明,歐洲難民的宗教基本上由伊斯蘭教和基督教構成,且穆斯林占絕對主體,伊斯蘭教帶來的潛在挑戰與穆斯林如何融入當地社會將是歐洲今后必須面對的一個問題,而解決難民危機的根本之道在于實現和平與發展。

 

[關鍵詞]歐洲;歐盟;難民;宗教構成;伊斯蘭教

 

目前大規模來自中東等地的難民涌入歐洲,沖擊著意大利、希臘和匈牙利等歐盟邊界成員國。[1]是否接收及如何安置難民是一個問題,而難民如何融入當地社會更是一個問題。現今在歐盟和國際組織機構提出的對策中,都強調難民通過“技術性勞動力”融入,但還未見有提及和明確考慮難民宗教背景的。[2]宗教問題是影響歐洲社會長遠穩定發展的潛在重要因素,本文研究歐洲難民的宗教構成是對融入政策的一個補充,也是我們把握歐洲潛在問題與挑戰不可忽略的層面。由于歐洲推行宗教信仰自由、反對宗教歧視等政策,且個體宗教信仰與個人隱私信息有關,因而收集和研究每一個難民具體的宗教信仰目前幾乎是不可能的。一直以來,歐盟統計局發布的難民數據僅包括國籍、年齡和性別,未見有與宗教相關的條目。不過,根據歐盟公布的20151-8月難民起源人數最多的前10國的宗教構成情況、歐盟2014年實際接收難民的國籍情況和當前歐盟的難民政策及其優先考慮對象,從大體上分析和把握歐洲難民的宗教構成是可行的。

 

一、20151-8月涌入歐洲難民的主要宗教構成分析

 

根據歐盟官方統計,在20151-8月間,共約有66.4萬人向歐盟28國申請避難,難民人數最多的10國依次為:敘利亞(約15萬)、阿富汗(約7.6萬)、科索沃(約6.7萬)、阿爾巴尼亞(約4.5萬)、伊拉克(約4.1萬)、巴基斯坦(約2.8萬)、塞爾維亞(約2.2萬)、厄立特里亞(約2.1萬)、尼日利亞(約1.6萬)和烏克蘭(約1.4萬),這10國難民約占同期涌入歐洲難民總數的72%[3]難民起源主要10國的宗教構成反映了沖擊歐盟邊界、以進入歐洲為目標、雖還未被接收、但可能被歐盟接收的難民的主要宗教構成情況:

 

表1 歐洲難民的宗教構成

 

難民起源最多的10國(20151-8月)

目前局勢[4]

居民宗教信仰情況[5](占人口百分比)

推測涌入歐洲難民的宗教構成

1.敘利亞

20113月起,敘政局動蕩并持續升級、惡化,政府軍與反對派武裝在全國多地持續激戰,伊斯蘭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也乘機控制了敘北部與伊拉克交界的領土[6]

85%信奉伊斯蘭教,其中遜尼派約占80%,什葉派約占20%,遜尼派約占總人口68%[7],基督教約占14%

穆斯林為主,其中遜尼派穆斯林居多,還有少數的基督徒

2.阿富汗

恐怖勢力“基地”組織和以塔利班為代表的激進勢力使得阿富汗在2014年北約撤軍后和平進程艱難,阿也成為了全球恐怖主義的重災區[8]

95%以上信奉伊斯蘭教,其中遜尼派占80%,什葉派占19%,其他占1%

基本為穆斯林,遜尼派穆斯林為主

3.科索沃

2008217日,科索沃單方宣布從塞爾維亞獨立[9],但目前局勢仍需維和力量,且經濟脆弱、人居貧困,失業率髙達45%,有15%的居民處于“極度貧困”中[10]

阿爾巴尼亞族人占90%,其中絕大多數是穆斯林信徒,少數信仰天主教;塞爾維亞族占6%,信仰塞爾維亞東正教[11]

穆斯林為主,少數信仰基督教

4.阿爾巴尼亞

政局總體穩定,經濟貧窮落后,外國援助力度大,近年來受到全球金融危機和歐洲主權債務危機的沖擊

70%信奉伊斯蘭教,20%信奉東正教,10%信奉天主教

穆斯林為主,部分為基督徒

5.伊拉克

恐怖組織IS的前身是2006年成立的“伊拉克伊斯蘭王國”等宗教極端組織,IS20146月宣布建國到201411月,已控制從伊拉克到敘利亞間500多公里地帶,擁有600多萬民眾[12]

95%以上信奉伊斯蘭教,少數人信奉基督教等;遜尼派約占伊拉克穆斯林人口的40%,什葉派約占55%[13]

基本為穆斯林,什葉派穆斯林略多于遜尼派穆斯林

6.巴基斯坦

該國宗教派系間血腥沖突不斷,并且阿富汗的塔利班勢力很大程度上脫胎并受益于巴宗教學校[14];恐怖襲擊已成常態[15]

95%以上的信奉伊斯蘭教(國教),其中遜尼派占75%-80%,什葉派占15%-20%,少數信奉基督教、印度教和錫克教等

幾乎為穆斯林,遜尼派穆斯林為主

7.塞爾維亞

政局總體穩定,經濟貧窮落后,近年來經濟狀況稍有好轉

幾乎全民信仰塞爾維亞東正教[16]

幾乎全為基督教徒

8.厄立特里亞

為對抗埃塞俄比亞,該國從2007年起與索馬里恐怖組織“青年黨”合作[17];該國處于動蕩不安的薩赫勒地帶上,該地帶有兩個特征:一是貧困,二是遭伊斯蘭極端勢力的持續侵蝕[18]

信仰東正教和伊斯蘭教約各占一半,還有少數人信奉天主教或傳統拜物教

信奉伊斯蘭教和基督教的約各一半

9.尼日利亞

該國安全形勢嚴峻,幾內亞灣海盜搶劫盛行,南部產油區反政府武裝活躍,民族宗教沖突嚴重,伊斯蘭極端組織“博科圣地”頻繁制造恐怖襲擊事件,被聯合國列為恐怖組織;20153月,“博科圣地”宣布效忠IS,儼然成為IS的一個海外分支[19]

信奉伊斯蘭教和基督教的各約占50%40%10%信奉其他宗教

約一半信仰伊斯蘭教,信仰基督教的略少一些,個別信仰其他宗教

10.烏克蘭

2013年底烏克蘭危機爆發后,烏當局與東部民間武裝頻繁交火,造成大規模流血沖突,20152月達成的停火協議目前正在落實當中

主要信奉東正教(大多在東部)和天主教(大多在西部),分別約占信教人口的72%16%、占烏總人口的27%6%;其它少數宗教信仰有新教、伊斯蘭教、猶太教等,其中伊斯蘭教信徒僅占總人口的0.2%;各類宗教信徒總數只約占總人口的38%[20]

無宗教信仰的居民占一半以上,有宗教信仰的絕大部分為基督徒

 

表1明確了地區戰亂動蕩與國家經濟貧窮的確是歐洲難民危機的緣由。[21]在難民起源主要10國中,巴爾干3國由于經濟貧困導致人員流出,而其它7國主要是由于戰亂,除去烏克蘭外,余下6國的動蕩都與伊斯蘭宗教極端主義和恐怖組織有關,其中厄立特里亞既貧困、又深受伊斯蘭極端主義侵蝕之害。敘利亞、阿富汗、伊拉克和巴基斯坦這4個穆斯林國家的戰亂動蕩最終都可追溯到延續了千年的伊斯蘭教內部派系斗爭,主要是多數遜尼派與少數什葉派的流血沖突。伊斯蘭教的內部分裂及教派斗爭,由于各種政治利益和國際勢力的介入,加之伊斯蘭復興運動催生的宗教極端主義和恐怖組織,導致了目前中東地區的戰亂動蕩局勢,人們大量逃亡。[22]比如,肆虐于敘利亞和伊拉克的IS就起源于伊拉克內部伊斯蘭教兩大教派的沖突,其前身是2006年在伊成立的“伊拉克伊斯蘭王國”等組織。[23]2012年,敘利亞人口約2300萬人[24],到20157月,官方估計為1980[25],較之2012的人口數據,已有300多萬人逃亡,無疑構成了歐洲難民潮的主流。

 

根據表1對難民起源主要十國居民的宗教構成做的直觀描述,可見,難民起源地的宗教構成多元,但基本上可以歸為兩大類:伊斯蘭教和基督教。除了排在第7位的塞爾維亞和第10位的烏克蘭的基督教特征明顯、同時幾乎沒有或鮮有伊斯蘭教的影響外,其他國家的伊斯蘭教成分突出。敘利亞作為難民起源最多的國家,其穆斯林占人口的八成以上,僅有少數基督徒,而阿富汗、伊拉克和巴基斯坦,穆斯林占到了各自人口的95%以上。直到難民人數排在7-10位的國家才開始有明顯的基督教宗教特征,其中塞爾維亞基本全民信仰基督教,厄立特里亞的穆斯林與基督徒大約相當,尼日利亞的伊斯蘭教和基督教是絕對主體,且穆斯林略多于基督徒。值得注意的是,烏克蘭居民雖主要信仰基督教,但其中無宗教信仰的人有一半以上。據前述數據,20151-8月,排前6位(即:敘利亞、阿富汗、科索沃、阿爾巴尼亞、伊拉克和巴基斯坦)的難民總數約40.7萬人,占前10國難民總人數的85%,這6國伊斯蘭教突出,無疑帶來了大量的穆斯林。上述圖表表明,難民的宗教基本上由伊斯蘭教和基督教構成,穆斯林占絕對優勢,穆斯林的確是歐洲難民的主體。

 

二、2014年已被歐盟接收的難民的主要宗教構成

 

目前難民申請程序時間長,且不一定被批準。2014年,向歐盟28國提出避難申請的有627780人(其中有563345人是首次申請)[26],最終僅有184665人獲得通過,最多的來自敘利亞,之后是厄立特里亞,阿富汗和伊拉克[27]2014年,每5個申請人中就有一個敘利亞人[28],且對敘利亞人的認可率達到了95%[29],因而2014年歐盟接收最多的來自敘利亞,歐盟成員國一審通過敘利亞人申請的判決達到65450次,之后是厄立特里亞,阿富汗和伊拉克,一審通過申請的判決各為14155次,11185次和7280[30]。這些高認可率與下面將提到的歐盟接收難民的政策有關。

 

由表1可見,除了厄立特里亞的穆斯林和基督徒約各占一半外,來自阿富汗和伊拉克的幾乎全為穆斯林,而敘利亞除去少數的基督徒之外都是穆斯林、并且敘利亞和阿富汗明顯是以遜尼派穆斯林為主。由此可見,在2014年已接收的難民中,信仰伊斯蘭教的占絕對主體,這也表明穆斯林如何融入歐洲社會已是一個潛在的課題。

 

三、歐盟接收難民政策和優先考慮特定國籍難民折射出的難民宗教特點

 

2014年歐盟接收難民情況,面對大量涌入的難民,歐盟對不同國籍難民的認可率不同。2015年第二季度,來自敘利亞、伊拉克和厄立特里亞的難民一審認可率達到96%24400/25500)、89%(4700/5300)和84%4800/5700),是獲得歐盟認可率最高的3國,而同期認可率最低的是阿爾巴尼亞、科索沃和塞爾維亞,分別僅為4%240/5600)、2%260/13600)和1%55/5000)。[31]認可率的高低與歐盟的難民政策有關:逃離戰亂國家的人們容易獲準難民地位,而以尋求更好生活和工作機會的人們,容易被判為“經濟移民”(economic migrants),從而申請被否決(如巴爾干3國)。[32]20159月,歐盟委員會提出的分流安置12萬難民的計劃僅針對來自敘利亞、伊拉克和厄立特里亞3國的難民,然而這3國的難民僅占2015年上半年總難民人數的四分之一。[33]認可率最高的3國與歐盟優先考慮安置的對象一致,這3國穆斯林占優勢,只有厄立特里亞有幾乎與其穆斯林等量的基督徒,并且這3國的戰亂都與伊斯蘭恐怖組織有關:在敘利亞和伊拉克是IS,在厄立特里亞是索馬里的“青年黨”及該區域的頻繁恐怖襲擊。認可率最低的巴爾干3國,經濟貧困,不過政局總體穩定,由此即便是幾乎全民信仰基督教的塞爾維亞人也極容易因“經濟移民”動機而被排斥在接收之外。歐盟的難民接收政策和優先安置特定國籍的難民一方面展現了歐盟盡力接收逃離戰亂地區人們的人道主義精神,另一方面也意味著歐盟將不可避免地接收大量穆斯林。

 

四、結語

 

在當前的歐洲難民危機中,難民的宗教基本上由伊斯蘭教和基督教構成,其中穆斯林是難民的絕對主體。歐盟接收難民的政策及其優先考慮安置特定戰亂國家的難民表明歐盟將不可避免地接收大量穆斯林,穆斯林如何融入歐洲社會已是一個潛在的課題。還需指出的是,難民的目的地不同,這會導致難民宗教的分布差異,從而對不同接收國產生特定影響。比如絕大多數的敘利亞難民申請前往德國和瑞典,那么這兩國以遜尼派為主的穆斯林肯定將增多。[34]通過梳理難民起源主要10國的宗教構成,本文進一步確認了難民危機的兩個緣由是戰亂與貧窮,并且目前的戰亂大多與伊斯蘭極端宗教勢力和恐怖主義的興起有關。這也表明,歐洲難民危機的最終解決之道,正如習主席指出的,在于謀求和平、實現發展。[35]

 

*本文系歐盟文化教育總司終身教育項目、“讓·莫內最佳歐洲研究中心”項目“聯盟中的多樣性:歐洲一體化與歐洲社會發展”(項目編號JMP2011-2869)階段性成果,并受到四川大學中央高校基本科研業務費研究專項項目skzx2015-gb70)資助。

 

注釋:

 

[1]目前,歐盟28個成員國中除去英國和愛爾蘭,都加入了申根區。申根區內國家間取消了邊境管制,因而難民進入任何一個申根區國后就意味著可在整個申根區內自由流動。挪威、冰島和瑞士三國雖不是歐盟成員國,但是申根區國。

[2][33]See OECD Migration Policy DebatesIs This Humanitarian Migration Crisis DifferentNo.7September 2015p.14p.6.

[3]歐盟統計局,Eurostatmigr_asyappctzm),數據更新時間:20151021日。

[4]表中各國局勢除有單獨注明外都以中國外交部官網刊登的國家概況為準。

[5]表中各國宗教信仰情況除有單獨注明外都以中國外交部官網刊登的國家概況為準。

[6][8][12][23]平言:《2014年國際宗教熱點觀察》,《中國宗教》,2015年第2期,第8988頁。

[7][24]王棟:《透視影響敘利亞時局的宗教與民族矛盾》,《當代世界》,2012年第3期,第8頁。

[9]至今世界各國對科索沃獨立問題存在分歧,歐盟成員國內意見不一,中國也還未承認科索沃是一個獨立國家,聯合國會員國網頁上也未有科索沃,http//wwwunorg/zh/members/.

[10]Artjoms Ivlevs and Roswitha M.King,“Kosovo-Winning its Independence but Losing its PeopleRecent Evidence on Emigration Intentions and Preparedness to Migrate,”International MigrationVol.53No.52015p.84.

[11][16]Kyle Woods,“Religious Freedom in KosovoPrenatal Care to a New Nation,”Brigham Young University Law ReviewVol.32008pp.1011-1012.

[13]程星原:《伊拉克民族宗教概況》,《國際資料信息》,2003年第4期,第26-27頁。

[14]盧昊:《巴基斯坦宗教學校和阿富汗塔利班關系》,《山西師大學報(社會科學版)》,2012年第3期,第114頁。

[15]田文林:《宗教、民主:兩個“致命”點一一訪學巴基斯坦的思考》,《世界知識》,2009年第14期。

[17]嚴帥:《非洲恐怖活動態勢及面臨的反恐困境》,《當代世界》,2014年第10期。

[18]《專論:恐怖組織使尼日利亞面臨碎片化威脅》,中評網,2015211日,http//bj.crntt.com/crn-webapp/doc/docDetailCreate.jspcoluid=1&kindid=0&docid=1035 82148

[19]《“博科圣地”宣布效忠IS:不論榮辱聽從指揮》,新華網,201539日,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5-03-09/c_127557331.htm.

[20]丁栩翔:《烏克蘭政治動蕩的內部原因》,《當代世界社會主義問題》,2014年第3期,第57-58頁。

[21][27][32]http//www.bbc.com/news/world-europe-34131911.(閱讀時間:20151023日)

[22]吳云貴:《試析伊斯蘭極端主義形成的社會思想根源》,《世界宗教文化》,2015年第3期。

[25]《敘利亞國家概況》,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網,20157月,http//www.fmprc.gov.cn/mfa_chn/gjhdq_603914/gj_603916/yz_603918/1206_604810/.

[26]歐盟統計局,EurostatCodetps00191),數據更新時間:2015928日。

[28][29]Alexandros BitoulasAsylum Applicants and First Instance Decisions on Asylum Applications2014EurostatData in Focus 3/2015p.5p.13.

[30]歐盟統計局,Eurostatmigr_asydcfstq),數據更新時間:20151021日。

[31]歐盟統計局,Eurostathttp//ec.europa.eu/eurostat/statistics-explained/index.php/Asylum_quarterly_report.(閱讀時間:20151019日)

[34]OECD Migration Policy DebatesIs This Humanitarian Migration Crisis DifferentNo.7September 2015pp.6-7.

[35]《習近平在聯合國發展峰會上的講話》,新華網,2015927日,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5-09/27/c_1116687809.htm.

 

(作者系四川大學外國語學院講師、博士)

(來源:《世界宗教文化》2015年第6期)

                                                          (編輯:霍群英)


免責聲明
  • 1.來源未注明“世界宗教研究所”的文章,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世界宗教研究所立場,其觀點供讀者參考。
  • 2.文章來源注明“世界宗教研究所”的文章,為本站寫作整理的文章,其版權歸世界宗教研究所所有。未經我站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刊物及營利性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歡迎非營利性電子刊物、網站轉載,但須清楚注明出處及鏈接(URL)。
  • 3.除本站寫作和整理的文章外,其他文章來自網上收集,均已注明來源,其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權益的地方,請聯系我們,我們將馬上進行處理,謝謝。
收藏本頁】 【打印】 【關閉
⊕相關報道

主辦:中國社科院世界宗教研究所

內容與技術支持: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網絡信息中心

聯系人:許津然  電子郵箱: zjxsw@cass.org.cn

地址:北京市東城區建國門內大街5號859房間    郵編:100732

電話:(010)85195477

伦理片午夜片神马影院福利_欧美成熟图片大全av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