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網首頁|論壇|人文社區|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田兆元、林美容對話:文化圈與信仰譜系——海峽兩岸民間信仰的比較研究   2017年12月14日 中國宗教學術網

編者按:華東師范大學社會發展學院民俗學研究所承辦“海洋民俗文化研究”暑期學校授課期間,華東師范大學田兆元教授與臺灣慈濟大學林美容教授就“海峽兩岸民間信仰的比較”問題進行了學術對談。林美容老師就文化圈問題,田兆元老師就信仰譜系問題,討論了兩岸民間信仰研究的路徑。現整理分享給大家。

 

林美容:過去我的田野研究點一直在臺灣,著重關注臺灣的文化傳統、社會傳統、歷史傳統、宗教傳統等方面。人類學者對傳統的社會比較關注,所以民間信仰就成為我的一個切入點,透過民間信仰來研究傳統社會。我曾經研究過媽祖、土地公、保生大帝、觀音、王爺信仰等。托兩岸交流的福,我還研究過開漳圣王、清水祖師并發表文章。這幾年,大陸對我有很多邀約。作為一名人類學者,我時時處處都在做田野,盡量把臺灣的田野調查做好;我近年來也在漳州、泉州做過一些田野調查。實際上,兩岸的宗教文化是相通的,例如在福建閩南我也采集過魔神仔的相關傳說與故事,也采訪過神佛授法的研究案例,我認為這兩者都是世界性的普遍現象。人跟神的關系也是一樣,以前需要神靈附身才能溝通,神靈把你的身體占據了,才能成為神的代言;現在人通過神佛授法與自身的修行也能通靈,人與神能做到“即時通”,這與民間信仰的時代變遷有密切關系。也因此,過去我從民間信仰擴大到民間佛教的研究,現在更擴大到民間宗教新興現象的研究。人類學家是第一線的田野工作者,是掌握社會脈動最清楚的人,我常常覺得這是人類學家的驕傲,而其實民俗學者與人類學者也是互通的。

 

田兆元:林老師是一位杰出的人類學家,我自己原來是歷史學的博士。在上海大學的時候,做過歷史系主任,在那里評了教授,并開創了民俗學的學科點。當時主要是做神話與傳說的研究。最初的田野地點是學校對面的村子,從最初的宅神研究開始,便從故事研究轉為儀式的研究,這是一次很重要的改變。后來,又探討神話研究的民俗學路徑。也就是說民俗研究要重視田野,但誰不重視田野呢?我重視語言的(口頭的、書面的)、行為儀式的、物質的或景觀的(廟宇、塑像)三結合的模式,建立一種立體的神話學研究。開始是探索研究神話的民俗學路徑,后來參加李向平教授中國民間信仰研究的國家社科重大課題的申報,思考從哪里著手,于是覺得民間信仰首先也是要研究語言層面問題,如傳說、故事、神話等,不可能存在沒有神話的民間信仰與宗教。另外還要研究儀式祭拜,還要研究神像等物象的形態。華東師大的前身之一的大夏大學的文學院院長謝六逸寫過《神話學ABC》一書,在茅盾的《中國神話學ABC》前一年出版。謝六逸先生認為神話學就是民俗學,民俗學可以是神話學,兩者只是名稱的不同,實質上是一樣的。這個表述很對,神話學和民俗學在某種程度上是一回事。反過來,民間信仰與神話學、民俗學也是一樣的道理。甚至從事文化研究都繞不開三種形態的敘事(語言、儀式行為、物象),這是文化研究的一種結構模式。人類學、民俗學兩個學科,有界限又沒有界限。有界限僅僅是指“飯碗”的界限,在研究方法上的界限則不清晰。1998年,中國社會人類學高級研討班在云南大學舉辦,本人是最早的學員,也是上海地區第一個編撰人類學教材出版的人。我覺得做民間信仰的研究要親臨實踐、人際溝通,這是達到社會和諧、精神品格提升的工作、是很偉大的工作。今天討論兩岸之間的民間信仰的互動關系,我想從早期來說,大陸的民間信仰向臺灣地區和很多島嶼以輻射為主。我做過一些田野調查(臺灣、琉球),也曾編撰過相關文獻,根據傳世文獻與田野經驗,對兩岸的民間信仰有一些心得。我們的團隊有研究東海地區的媽祖信仰、浙江的如意娘娘信仰等。媽祖信仰的主題是東海救難的、和平的主題,關于國家統一的主題,是帶來河清海晏期盼。這些問題涉及東海文化圈中關于琉球的冊封使出使“琉球路線”,描述了驚心動魄的航海歷程,也有關于臺灣媽祖信仰在明清王朝與臺灣事務中的關系問題。

 

林美容:從歷史研究上來看,大陸的學者對媽祖信仰有很多研究。媽祖信仰與漕運有密切關系,比如南貨要北運。拿臺灣來講,臺灣的媽祖廟基本上都與郊行有關,比如做糖的有糖郊,做布的有布郊,還有些是按地域來劃分的,有南郊、北郊等。很多的媽祖廟包括之前所講的官廟都有很多,用現在的話來講,郊行是同業工會。媽祖廟建立的歷史比較早,城鎮、鄉村自古以來都參加媽祖的活動。跟耕田的農業經濟形態不一樣,商人都是南來北往的,對海上、水上的,比如在原來漕運的運河上行走,所以,對于民間信仰的傳播起了很大的作用。很多郊行的大老板,對這方面都有很大的影響。所以在研究的過程中,要盡量涉獵一些歷史方面的因素,其實文獻也是一種田野。從媽祖的文獻上看,發現媽祖一直與“政權更迭”有密切關系。以臺灣為例,鄭成功反清復明拿下臺灣,明鄭將領施瑯后來投清、攻打臺灣獲勝,不敢自己搶功,便假托是媽祖婆的功勞。有一個說法,臺灣在清代以前是拜玄天上帝的,不拜媽祖,這個說法不見得是正確的。田野是騙不了人的,扎扎實實做田野,田野研究者的責任是透過田野資料的呈現,讓田野自己說話,研究者并不需要說過多的話。做學問是一種態度,要實事求是地做學術的推演。我是一名田野派學者,但也不能說理論就不會搞。

 

田兆元:媽祖信仰,無論是商人帶過去,還是軍人帶過去,最初都是由福建傳過去的。開漳圣王、清水祖師也是一樣。他們的祖廟,還包括影響大的關帝,祖廟大多數都在東南沿海的相關島嶼。民間信仰是真正具有血脈聯系的文化要素,是活態的,情感是割不斷的。盡管經過了政治風雨、軍事對峙,但在信仰面前都是俯首的。理論上講,割不斷的是民族情感、人類人性的情感。大陸經過了“文革”,發生比較激烈的對傳統的否定,在這個過程中,對于我們的文化之根產生了一些問題,文化認同產生一些問題。比如說上海地區的媽祖信仰,以前有官辦天后宮、會館天后宮幾十座。經過“文革”盲目的否定傳統與改革開放初期貌似理性的自我否定,以至于大量的信仰流失了。以經濟為中心,一切向錢看,帶來的危害很大。上海市區原來剩下的唯一一座天妃宮,在20世紀末全部被拆除了。曾經非常繁榮的媽祖信仰就近乎消失了。福建也好,浙江也好,一度也是大大不如以前。我們發現出了很大的問題。真正的信仰喚醒是在20世紀末,到21世紀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運動前后,媽祖信仰重新被喚醒。在這個過程中,兩岸的關系也由對峙、對抗走向交流,呈現出一個和諧交往的局面。這種曾經從媽祖誕生地傳播到臺灣的信仰,又開始返回到大陸,進行了文化的回饋,包括祖廟的修繕、朝拜等。媽祖信仰傳播到臺灣,很好地保護了文化遺產。如林老師所表述的,有大量的臺商大力資助修繕祖廟的情況。兩岸共同維護和弘揚了媽祖文化精神。

 

林美容:剛才兆元老師講的這些,讓我想起來講講漢民族的本源觀。木有本、水有源,漢民族是一個重視本源觀的群體。臺灣人修繕祖廟尋根問祖,都是基于漢民族飲水思源的本源觀。漢民族往外拓張,如何把世界各地的民眾統一過來?就要看祖居地在哪里,宗祠在哪里,于是,我們便修了很多祖廟、宗祠。我對本源觀的了解,是一種文化的概念,因為漢人的社會結構是一直往外拓張,香火就一直要分,樹大要分枝。“分離”了很久,很多人要回回不去啊,臺灣人回不去,就造成了兩岸的“隔絕”。有了本源觀的帶動,便促成了人們實際的行動,雖然是一個文化的理念,但是因為現實社會有很多的分離問題,于是本源觀就顯得非常重要。這是我對本源觀的理解。

 

田兆元:我覺得漢人傳統,中國民族的傳統,是一個漫長的歷史形成的民俗傳統,不僅僅是一種行為,而且是一種價值觀。我們對故鄉、祖廟深厚的情感,這是一個民俗傳統,也是有一個文獻的傳統,漢字形成的經史子集的傳統。這樣龐大深厚的文化資源在世界上是比較少的,這就鑄就了中華民族對本源觀的追求。過去孔子也是講,文化有一個“中心-邊緣”的關系,“禮失求諸野”。這個中心往往也是權力爭奪的中心,有興旺也有衰弱。中國文化是一個蜂房式結構,“中心-邊緣”的表述,好像是一個等級的結構,但蜂房式結構就相對客觀。中國文化的蜂房式結構,是指中國文化多區域多族群的擁有保護。一個區域的文化出現問題,但是這種文化可能在另外一個區域存在著。就像蜂房不斷做大一樣,文化傳統可以不斷復制生長。這就是中國文化世世代代傳承的秘密。中國文化體量大,臺灣民間信仰回家的過程,也是中國經濟、中國文化反思的過程。臺灣的、香港的繁體字的群體,正是文化經濟很發達的群體,民俗傳統也保存得比較好,對古文的閱讀能力很強,這是非常值得反思的問題。文化遺產保護的國際思潮更加激活了文化傳統。原來的文化屬于睡眠狀態,臺灣回鄉勢力等幾種勢力促進了本土文化的回歸,當然大陸的文化自覺是中國文化復興的根本力量。我曾經寫過一篇“讓封建迷信一詞作古”的小文,說明“封建迷信”這個詞是束縛民間信仰和文化遺產保護的負面詞匯。現在社會管理者也開始意識到,應該好好管理民間信仰,而不是簡單禁止。2005年以前,“祭祀”都是一個敏感的詞。比如黃帝祭典,有人攻擊。非遺保護使得信俗、祭祀、廟會等詞匯具有了正面的意義。這是一個覺悟的過程。現在大量的兩岸共同的民間信仰修繕祖廟,有的是營建兩岸的關系,更主要的還是為了民眾的生活。民間信仰的恢復與兩岸的互動促進密切相關。再舉一個例子,浙江象山的如意娘娘,原來臺灣是沒有的,是國民黨撤退時期帶過去的,順便還帶過去一個島的民眾。后來,有了如意娘娘到象山“回家”“省親”的儀式。回來后,又激活了大陸的信仰,不斷地來往。海島社會有一種浪漫唯美的追求,對生命有一種摯愛之情。兩岸信仰的互動實際上是一種海洋文化的開拓,是東海文化的共享。

 

林美容:田老師的中心跟邊緣的說法非常好,臺灣是一個“禮失求諸野”的特例。戰后蔣家政權是很積極的,重視中國傳統文化。提倡很多中國哲學、歷史等經典漢學的研究。蔣政權不太喜歡民間信仰的東西,也不是一開始看好這些東西的。現在比較看好,因為民大于官啊,官要討好民間的東西。因為蔣政權代替了很多“五四”的思潮——科學民主等。所以,那時候我作為本土的臺灣人,文化被打壓,覺得民間信仰沒水準,代表被統治的聲音。上一代在國民黨的高壓統治下,在國民黨政權下民眾是沒有選擇的,但臺灣內部的生活底層還是有一些歷史背景的。我呢,很有使命感地做民間信仰的研究,也是看不下去臺灣本土的東西被打壓,也受到整個體制的抵制。所以很希望借助這個交流,讓大家了解兩岸的交流不僅是國共的交流,人民的交流更重要,更感于心。

 

田兆元:這是一個真實的情感經歷。研究民間信仰有很多視角。我主張有三種形態的民俗:地方的、國家的、國際的。地方的,像古代的班固、應劭,都有很好的表述。認為地方的文化是受風土影響的,各有特點。站在國家的立場上看,有的好、有的不好。班固主張由君王來統一,使之歸于善;應劭講求由圣人來統一,使其歸于盛德。過去《詩經》有三百首,十五國國風,《周南》《召南》溫柔敦厚、無邪,很少有沖突的,很純美,所以是正風正俗。其他的都是有些激烈的情緒,不太和諧,所以是變風,就差一些。現在看來,純粹地方的文化、純粹國家的文化都是不行的。一種信仰,必須具備普遍性。所以這樣一種信仰就既不屬于地方的、也不屬于國家的,而是屬于世界的、全人類的。媽祖的例子太明顯了。一種信仰的研究、一種民俗的研究,需要開闊的心胸,不拘于一個地方、一個國家,應該以世界的視野來看待這個問題,民間信仰應該以世界的眼光來看。我讀過林老師的關于祭祀圈的文章,也提出了民間信仰的譜系問題,申請了國家社科項目。什么叫譜系呢?其核心是互動性,存在著互動這樣一種文化現象。譜系性存在于互動性中。有無普遍性問題其實也是看有無互動機制和可能,互動都不行,何談普遍性?祖廟和分廟有互動,形成各種類型的譜系,有空間的譜系、族群的譜系,內在的結構譜系,也有內部的權力譜系。譜系是一個跨越性的存在,不是拘于一地。東海海島島群原來曾經是共同的文化區,現在可能發生了變異。我們要把其中的譜系性找出來,激發其互動性,以此構建和平東海、美麗東海的設想,消弭沖突。這是我們一個民俗學人類學研究者的價值立場。

 

林美容:我回應一下譜系的觀念。我是做親屬稱謂起家的,親屬系統有很強的結構性,我做的祭祀圈、信仰圈也一樣受到結構主義的影響。其他還比如說市場圈、通婚圈等,結構的概念都可以應用。祭祀圈還維持著原來的傳統。市場圈跟人類的衣食關系密切,但傳統的市場圈現在已經很難進行研究了。從民間信仰研究這幾年我所關注的議題,是民俗儀禮的問題。在民間廟會的場合,兩個神轎可以一來一往,形成互動。所以,這個譜系的觀念有一個時間的觀念,一代傳一代,譜系也有空間的概念。所以用這個譜系或者是系譜,都可以說得通。從這里可以進行歷史性的考察,也可以進行人類學的同時性的考察,現況的層面,某一個階段的考察都可以。

 

田兆元:譜系性存在于互動性之中,沒有互動,譜系就會僵死。比如兩岸的交流,沒有互動,就會冷漠對抗。譜系建立要加強互動,構建親密關系。現在像兩岸媽祖信仰活動的互動就很好。剛才講的還有一個問題,就是臺灣來大陸修建祖廟,會重新認祖,形成信仰爭奪,也是很正常的。現在還有一種現象,分靈到臺灣的相關信仰,現在分靈到大陸,開始從臺灣那里返回到大陸,發展民間信仰,構建新的文化譜系,這也是有利于相互交流的。上海有30萬臺灣同胞在這里發展事業,需要一種信仰來構建自我的認同與上海的地域認同,形成信仰的互動性。所以天妃宮的重建勢在必行,也希望林老師對于媽祖廟的建設提出建議。上海這樣的文化多元的城市,可以從湄洲島祖廟直接分香過來,兩岸媽祖的交流,促進上海天妃宮的重建,也是有益的。上海的媽祖信仰原來福建人做主導。今天,上海媽祖信仰由福建人、臺灣人和上海人來共同建設,可以見出文化互動的豐富性。

 

林美容:有關東海的思考,對整個臺灣的發展,用考古學的觀念講,有一個文化層的概念可以拿來用。臺灣在地理上接近南海一帶,這是臺灣文化的底層,不可否認是臺灣文化的一部分,也就是原住民文化的一部分,基本上與東南亞南島語系太平洋島嶼相關。在這之上,才有漢民族所帶過來的東亞文明的文化層,這個文化層的積累一直要延續到日本時代以及戰后蔣政權復興中華文化。在日本時代受到明治維新的影響,除了帶來日本文化,也把西方文明帶過來了。而戰后蔣政權的技術官僚則是美國文化的代表。所以在臺灣積累的文化層的最上一層即是西方文明的這個文化層。但是相對于漢人主導的東亞文明這個文化層,西方文明這個文化層在臺灣的積累是比較淺薄的。這是我對整個臺灣的文化積累的思考和建構。這三個文化底層架構,往南聯系到整個東南亞南島語系太平洋島嶼,往西、往北聯系到整個漢字的影響圈,往東到太平洋的彼岸也聯系起來了。以前我研究臺灣就只是臺灣,近年來我研究臺灣的魔神仔,臺灣的通靈人,反而覺得有許多是世界性的共通現象,例如我用人類的集體無意識來解釋魔神仔傳說和故事的形成,讓臺灣與世界牽連在一起的,整個都是牽連在一起的。集體無意識不屬于任何民族,是世界性的。

 

田兆元:這就是我們說的地域文化、國家文化與國際文化的三種層次的最好注腳。我覺得我們要書寫東海的譜系,首先是對族群和文化的認識。我把譜系平面化,我不認為神界關系森嚴,民間信仰都是平等的,我們可能是承認在交流中有先后的關系,發生有先后,但是在信仰的世界沒有高低上下的關系。歷史的信仰在現實中都出現在一個平面,都是一種現實應對。把臺灣的信仰譜系當成一種復雜的現實存在,不是一種立體的、一層一層排列起來的。民間信仰研究要重視歷史,更要關注現實。每一種信仰,都是為了兩岸人民的福祉。

 

林美容:現實社會中這些都是存在的,田老師說的平面的觀念是一個國際性的思考。

 

田兆元:我們今天討論兩岸的問題,民間信仰是一個美好的東西,為了平安的東海、平安的南海、平安的臺灣,“一帶一路”的平穩實施。我們用學者的眼光,來為海洋民俗文化做一些事,為兩岸的幸福做一些事情。通過我們的書寫,表達一種合適的態度,這就是我們的宗旨。兩岸文化圈研究,兩岸民間信仰譜系研究,都是朝這方面的一種努力。

 

(對談者:田兆元,華東師范大學社會發展學院副院長、博士生導師。林美容,臺灣慈濟大學宗教與人文研究所教授,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兼任研究員。整理者:游紅霞,華東師范大學社會發展學院民俗學研究所博士生。)

(來源:《民間文化論壇》2017年第4期)

                                                          (編輯:霍群英)


免責聲明
  • 1.來源未注明“世界宗教研究所”的文章,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世界宗教研究所立場,其觀點供讀者參考。
  • 2.文章來源注明“世界宗教研究所”的文章,為本站寫作整理的文章,其版權歸世界宗教研究所所有。未經我站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刊物及營利性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歡迎非營利性電子刊物、網站轉載,但須清楚注明出處及鏈接(URL)。
  • 3.除本站寫作和整理的文章外,其他文章來自網上收集,均已注明來源,其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權益的地方,請聯系我們,我們將馬上進行處理,謝謝。
收藏本頁】 【打印】 【關閉
⊕相關報道

主辦:中國社科院世界宗教研究所

內容與技術支持: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網絡信息中心

聯系人:許津然  電子郵箱: zjxsw@cass.org.cn

地址:北京市東城區建國門內大街5號859房間    郵編:100732

電話:(010)85195477

伦理片午夜片神马影院福利_欧美成熟图片大全av电影